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沐从兜里随手取出萧家独门窃听器, 圆圆的亮片在顶灯的作用下闪着金属的光泽, 边缘因为反光折射出一层层光线,让人只轻轻一瞟就移不开眼。

    “殿下亲自送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没用。”

    萧赜琉璃的色的眼眸中写满赞叹:“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一天前, 苏渝回归当夜。

    皓月当空, 苏家后宅的值夜保安紧盯着监控室中几十个屏幕,不敢有一丝懈怠。突然,某一个绿色的监控画面中,几根景观树枝无风而动,一道黑影紧跟着掠过,保安眼睛眨了眨,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连忙用传呼机吩咐那片区域的外勤保安出动。几十秒钟后, 那边表示是一直野猫,值夜保安才放下心, 继续“眼观六路”。

    外勤保安将野猫赶走后,树上的人悄无声息地落下,堪堪避过几个藏在死角的监控, 在一栋四层独栋前站定, 四下观察一番, 卡着保安换哨的节点,脚尖一点, 飞上二楼最大的阳台, 在玄关处轻轻一推, 门锁住了。

    黑衣人从右手手表里取出一根银针,在锁眼处捣鼓几下,“咔哒”一声,门锁自开。他将门开了一道小缝,一闪身就滑入屋内,反手关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正当他准备回身的时候,一道微弱的手机光亮起,清凌凌的女声也随之而来:“不问自取是为贼,这大半夜的,萧大哥是唱的哪一出?”

    黑衣人动作僵直一瞬,随即舒展,转身的同时扯掉面罩,露出一口大白牙:“我还以为苏小姐今天白天是故意邀约,不然怎么会凌晨一点还不睡觉,在这里等我呢?”

    下午苏沐识破萧赜真身后,临走时对着图书馆桌上的杯子连扣三下手,扣手一说是有典故的,在《皇权》里有一处情节,淮王在离开皇宫北上伐贼时用这个暗号,意为三更天造访。苏沐这么做,一是验证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二是想试探已经死过一次的萧赜,是不是还愿意掺和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事中。

    果然,萧家人,怎么可能那么老实地任人宰割。能从重重监控的萧家溜出来,再溜进另一个重重监控的苏家,如此身手,只有当初单人单甲,夜追八百里取敌首级的淮王才能做到。

    老天爷还是很公平的,虽然让萧赜死于非命,但这位爷哪怕重生到个傻子身上,一身本领仍然没丢。

    苏沐低头一笑:“一句玩笑而已,殿下不必当真,既然来了,我想看到的诚意自然也就看到了。”

    萧赜虽然穿着一身紧身黑衣,但这层光滑的布料完全没有挡住身材,往门上随便一靠,他仍然是拥有黄金比例的当世潘安。他唇角微微一抿,说话自带三分笑意:“我的诚意已经表现出来了,但是苏小姐的诚意在下还不太了解,敢问苏小姐来自哪朝哪代,史书上可有名讳。”

    苏沐翘着二郎腿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我只是一个知晓内情的局外人而已,不像殿下一样拥有大神通,不过是能掐会算一些,才处处可以逢凶化吉,如果非要说来自哪朝哪代,应该就是当代。”

    萧赜面上祥和一片,眼底却冰霜暗结。掉入这具身体初始,他便知道世间的造化功劫,并不像他从小识习的那样简单,所以他进入学校之后总是泡在图书馆,想通过这座人类文明的阶梯来了解这个时代。书中自有颜如玉,他明白了社会制度的更迭,了解了自然科学的变迁,从某本书里,他稍微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形成机理——平行时空(注)。

    宇宙中有无数个他,他在他本来的世界中死亡,本应该尘归尘,土归土,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他坠入平行宇宙中拥有另一番境遇他的身体,而这两个他,本质上都是他自己。

    苏沐出现的时候他想过她的身份,一开始的想法是和他同世界,但是这个推论被他随即推翻,因为一些习惯性的东西是改不掉的,苏沐给她的感觉就是沐浴着共/产/主/义/春风长大的一批人,出生在九十年代后期国家已经开始复兴的年代,从小吃穿不愁,又正赶上第三次科技革命,在高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中,对所有新生事物都接受得很快的感觉。

    这种生命力,不是传统的封建制度可以孕育出来的。但是她又确实知道自己的事,包括暗号这种一般不记录正史,而是野史上的秘辛。

    所以萧赜大胆地推测,苏沐是自己原来的世界过了几百年之后出生的新时代女性,也就是说,他是她祖宗!

    面对自己的曾曾曾曾后人,萧赜说话时都不自觉带上了慈爱,还摒弃了自己以为找到同类而自动冒出口的古代口音:“原来是这样,如此我就知道了,第一次登门就以这种方式,虽然事出有因,但到底男女有别,为了表达歉意,你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苏沐知道自己算是过了他这一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