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还不明白吗,从让你跑那么远去拿东西,给你规定那么紧的时限,到星光竟然有一块没有擦干净的地板,这些都是设计好的,就是为了挑你的错把你赶出这里!”

    白楚楚一脸震惊:“……!”

    苏沐一脸懵逼:“……?”

    白楚楚:“你说什么?”

    苏沐:“你脑子瓦特了?”

    萧选指着苏沐:“不然怎么解释这种场合她不去找林茉他们几个反而端着杯子在大厅里瞎转悠,怎么解释她还刚好站在香槟塔附近,你清醒一点,要是再这么没心没肺下去,你这么软得性子怎么能在兰开斯特生存下去呢!”

    苏沐:“诸位搞搞清楚好不好,我躲白楚楚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算计她?再说就算我算计她我会连自己连自己也算计吗?萧选,你看看我们俩现在的样子,明显是我比较惨好不好?”

    然而萧选并不听她的:“所以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自己都能下手,我看你离无药可救不远了。”

    苏沐:“……”

    她还能说什么?这段情节原著里没有,她前因后果都不知道就突然被扣了屎盆子,心里一阵憋屈。

    白楚楚不敢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脸:“我,我知道以我这样的家庭能在兰开斯特读书已经是学校宽宏大量了,我也知道学校里有些人不喜欢我,但是苏同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连我打工帮家里减轻负担的机会都要夺走呢!”

    说罢,白楚楚泪奔着跑出了休息室。

    可怜的李经理一不小心听了个大八卦,本来心里已经脑补出了十万字言情小说,但是看到白楚楚跑了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是个经理来着:“哎!你工作……”

    “嗯?”萧选极为霸道总裁地冷哼一声,李经理马上连个屁都不敢放了,想到之前苏家大小姐苦追萧家小少爷无果的传闻,马上判断出眼下这个场面起主导作用的是谁,连忙退到一边。

    萧选临去追白楚楚前,斜眼看了苏沐一眼:“本来以为最近几天你没来烦我,是真的想明白了,今天一见才知道什么叫贼心不死。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想得出来,你真是越来越幼稚了,自己自为之吧。”

    苏沐看着萧选的背影,本身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她毕竟占据了人家的身体,原主的情绪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她。她虽然也有一些难受,可这种难受更多是一种无语,是替原主的不值。

    看看,这就是你爱到倾家荡产的男人。

    是非不分,善恶不明。一叶障目,除了自己想看的,尔等皆屏风。

    背上火辣辣地疼,苏沐望着天花板上绚丽的琉璃灯,将因为生理反应想夺眶而出的泪水憋了回去。

    没关系。

    你受过的委屈,我帮你讨回来。

    被装饰得金碧辉煌的休息室里一片寂静,迟了一步赶来的医疗人员简单诊断了一下苏沐的背,医生告诉她没什么大毛病,就是轻微擦伤,脑袋也因为白楚楚良心发现,用她自己的手垫到了苏沐后脑勺下面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估计白楚楚的手比苏沐脑袋伤得重。

    随行的小护士安静地为苏沐检查身体的其他地方有没有划伤,过了一会,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