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哦,所以呢?”苏沐走回自己的房间,吴妈以为她不会回来得这么早,只把窗帘的内胆拉开了,外面一层刷着淡淡的金粉的薄纱还在窗里前坚挺着,她举着手机,“歘”地一下把外层窗帘拉开,被阻隔在外的阳光争先恐后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深棕色的木地板瞬间变换了颜色。

    “沐沐,你怎么一点都不急,”林茉在电话那头说得又急又快,“特别行政令都出来了,这事没那么……”

    一道阳光直直地射进苏沐的瞳孔中,她不躲也不闭,直接回视过去,“是啊,特别行政令都出来了,我急什么?”

    林茉深吸一口气,“……别告诉我,特行令真的是你提议的,大家虽然都在这么传,我可一点都没信。”

    “信吧,这个传的是对的。”

    “可是为什么啊,这个事肯定是要严肃处理的,现在的证据对你很不利……”

    “茉茉啊,我知道你在关心我,可是你真的不用管那些人说什么的,”苏沐有点无奈,“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我不会认,想嫁祸我的人肯定也不能强行把这帽子扣我头上,正因为特行令出来了,所以这件事一定可以秉公处理的,你放心好了。”

    林茉将信将疑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对了,莫禹辰是不是在你身边。”

    林茉看了身边的大男孩一眼,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苏沐翻翻白眼,“最近你们两个整天焦不离孟的,简直都要闪瞎我的钛合金狗眼了好吗,让他接电话,我有事情问他。”

    肋骨的地方被小姑娘捣了捣,莫禹辰向她发出一个询问的眼神,林茉把自己的手机塞到他的手里,示意他听电话,他皱了皱眉:“喂?”

    “禹辰?”苏沐语气欢快,不带一点生分,莫禹辰眉间一松,这一声,好像一下子把他们的距离拉近,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他不禁温和了自己的语气,“嗯,有什么事吗。”

    “最近官司挺多的,萧家的事情我没怎么关心,想在你这里了解点情况,萧家的那个大少爷,萧赜,我今天听萧选说这段时间他病情好像好了一些,你听说过吗?”

    按道理说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但是萧赜在圈子里实在是太出名,简直是太太夫人们各种茶话会都要提一嘴的人物,就算萧家人自己想捂,也扛不住这么多耳目众多的家族明里暗里的关心,毕竟哪怕女眷们关心的是八卦,但是对各家的掌门人来说,一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的病情,可以左右商场的局势。

    莫禹辰想了想,说:“前几天出去玩的时候,萧选确实说过他大哥最近病情稳定了很多,我妈那边没说过什么,但是这个问题你需要问我吗,我听到的说法是,今天上午是萧赜帮你作证,你猜第一时间摆脱萧选的指责的。”

    “就是因为这个才要多关心一下嘛,毕竟是帮了我大忙的人,怎么都要谢谢人家的,”苏沐轻笑了一声,“那就谢谢你了,学校见。”

    莫禹辰挂断电话后,稍微有点失神,他问林茉:“你有没有觉得,苏沐哪里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有啊,太不一样了,她现在都会跟我说谢谢了,”林茉一脸终于找到知音的表情,“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心疼她,本来多骄傲一个人,就因为喜欢了一个不喜欢的人,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虽然现在这样子挺好的,但还是觉得憋屈,还好沐沐现在想开了,”她斜着眼看了莫禹辰一眼:“呵,果然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莫禹辰:“……”关他什么事,他洁身自好得不得了好吗。

    吐槽完之后林茉又丧了,“这都是点什么事,沐沐这个月肯定是水逆了,她都一点不担心自己的。”

    莫禹辰无奈地拍了拍小姑娘松软的刘海儿,说:“放心吧,我倒觉得她这段时间聪明了不少,就拿今天的事情说,如果不是她当机立断要申请特别行政令,那么那个小毛贼反咬她的事情就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但现在不一样,主动要求调查的是她,要求用特行令一查到底的也是她,这样反而把她的嫌疑降到最小,幕后的人只怕也没想到会这样,现在应该在急着开会商量对策。”

    林茉点点头,说道:“你说的话我都懂,但是最近这些糟心窝子的事也太多了……”

    另一边苏沐拿着手机在阳台上踱了几步,翻开手机通讯录,拨通了萧母的号码:“阿姨,是我,沐沐……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没有啊,萧选他当时那么说,我可以理解的,毕竟我在他心里确实比不上白楚楚,伯母,您也不要骂他……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问萧赜哥哥现在在哪,今天要不是正好遇到他,我可没有这么容易就脱身,不知道要在摄影棚耗上多长时间,我想当面跟他道个谢,您应该知道他在哪吧……嗯,那就麻烦您打声招呼了,谢谢阿姨。”

    去往学校的路上,苏沐坐在后座里不断思索着,按照萧选的说法,萧赜前一段时间病情已经出现了好转,萧选虽然是个不靠谱的人,但是关于家人的话从来不打嘴炮,萧母刚才又说萧赜最近都在图书馆泡着,拉都拉不走,结合各种情况来看,萧赜确实应该不那么疯了才对。

    然而今天她看到的明显不是这样的……不对!

    萧赜的情况不太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