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阿杏推了一下吴娘,意思是让吴娘来说。吴娘叹了口气,“七娘,你裙上的绦子系歪了,我帮你到里间重新打上可好?”

    沈砚点头,率先走进房里。她的起居寝间如她本人一般,收拾得很是古朴素净,除了案几上的小瓶里插着两支水仙,别无他饰。

    排窗外是青青盈盈的春日景色,倒不显沉闷。

    “母亲那儿只怕不是来了客人罢?”

    吴娘抬头见沈砚眸光清湛,下意识避开道:“其实不是什么要紧事。阿杏打听了几句,原是夫人发现灶房上有个采买中饱私囊,正在处置罢了。”

    饶是吴娘放柔了声音,又是轻描淡写的模样,还是叫沈砚打了个寒颤。

    她没有立刻开口,静静站了一会儿才镇定道:“吴娘,你们既不想让我知道,方才为何要形露于色?”

    吴娘也是语塞。知道自己糊弄不了,她咬了咬牙坦言道:“奴婢凡事也不愿瞒着娘子,只是怕叫你想起些不好的事来。府里确是抓到一个采买,那人是益阳派来的细作。”

    这并不是风平浪静的世道,恰恰相反,此际遍地是游走的侠士和说客,这还是在明面上的。余下的话不必多说,沈砚已明白了她们的担忧。因为敏感的她,更是早一步就想到了五年前。

    眼前倏然浮现血腥的一幕……十岁的小沈砚发着烧,迷迷糊糊去找李氏。谁也没注意到她是什么时候来的,谁也不曾料到她竟撞见一个女细作在沈太守的逼问下,忽地拔钗自尽,血溅当场。

    女人还有余力连刺几下,尖尖的钗尾带起一串血珠,飞溅到了她脸上。

    她当晚就高烧昏迷,在极度不安中挣扎到半夜。万籁俱寂时,谁也不知道一个瞬息间沈七娘已换了个芯子。

    沈砚醒来后,李氏极其紧张小女儿捡回一条命,再不敢叫沈闵之把这些事带到后院来。

    实则那回也是凑巧,沈太守才刚察觉到异样还来不及将人押回囚牢,那烈性的细作便舍身取义了。不管外边怎样腥风血雨,老宅里几年来再没出过这种事。李氏不是太刚强的性子,想来并没有叫用刑的胆气,这回大约也只是羁押着等州衙派人来交接。之所以让好声好气拦着沈砚,用意和吴娘是一样的,只怕刺激到她。

    沈砚能理解,那些暴力非亲眼见过永远不能想象对心灵是怎样的冲击。

    吴娘还跪坐在软垫上,眼神紧张地看着她。沈砚缓了口气,安抚道:“吴娘不必担心我,这些年你都看在眼里,我不是那么容易受影响的人。”

    沈砚微微露出的笑容,清净适意,眼睛望过来轻易就叫人信服了。吴娘一颗心这才落地,“如此才好,娘子万万忘了才好。”

    沈砚点头,似是附议。

    然而就像不曾见过的人无从想象那有多惊骇,见过的人也不可能再忘怀。即便吴娘已成可以信赖的臂膀,有些事仍不能告诉她。

    “娘子,”阿杏的声音从门口一路进来,“后门来人通报,说是钱掌柜拉来了一车石头,你看?”

    “钱师傅竟亲自来了?”沈砚回神,叫吴娘起身同去,“定是送那块洮河石来的,走罢,我们去迎一迎。”

    几人到了廊下穿绣鞋,沈瑄眼巴巴地也要跟去,“七姐姐带上我,我也有力气帮你抱一块!”

    沈砚喜欢这些石头,沈瑄住在一处是知道的。她性子活泼,若叫她闷坐几个时辰看沈砚重复枯燥的刀工,那可太难熬了。但除此之外的事,她很乐意跟着沈砚折腾。

    沈砚仍是淡淡的,“随你。”

    得了允许,沈瑄乐得眉毛都飞了。

    到了后门,沈砚和钱掌柜应答了几句,便有健妇将石头搬上府里的小车。沈砚见钱掌柜的眼睛黏在那个乌木匣上,特地吩咐叫另载一车。

    待和钱掌柜告别后,老顽童似的人忽又叫住她,“七娘子,老朽不会看走眼的。”

    沈砚失笑:“师傅回见。”

    ……

    三月的天,刚到傍晚酉时已然暗淡。沈砚换了件襦裙,叫阿桃带上灯笼,要去到母亲李氏的屋里用饭。她的两个侍女里,阿桃性子沉静些,沈砚自己也是个闷声不响的,两人一块儿的时候足叫人以为沈七木讷无趣。

    吴娘却不好到处和人说,我们七娘才不是这样的。

    李氏年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