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

    这迷醉的手机铃声,竟然会在这个世界里出现,不知道是哪位仁兄。

    苏沐转到了树的另外一边。

    夕阳的余晖中,少年的白衬衫领子扯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片白花花的肉体,他趴在地上,脸都快怼到了黄土地上,丝毫没有被响亮的手机铃声影响,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仔细地观察着——一群蚂蚁在打洞!

    苏沐:“……”

    可惜虽然他不受蚂蚁影响,但是小蚂蚁们都惊到了,纷纷放弃了打洞大业四散而去,不一会,快要竣工的黄土大厦就成了烂尾工程。

    白衬衣少年站起身,也不管身上粘的土,遗憾地咂咂嘴:“哎呀,都跑了。”

    苏沐:“同学,你的手机铃声在响……”

    他回过身,一张和萧择八分像的脸映入苏沐的眼帘,轻佻的桃花眼微微一闪,笑了起来,小虎牙也在他的笑颜中若隐若现:“你也听到了,好听吗?”然后他跟着无限循环的那两句话哼了起来:“高板凳——矮板凳——都是木头——”

    一看他那张脸苏沐就大概知道这是哪位尊神了,萧家大少爷萧赜嘛,出了名的二傻子。

    现在这个场景,估计是负责看他的人不小心让他自己跑出来了,到底是个限制行为能力人,苏沐也不能真把他一个扔在这里,万一他一高兴跳湖去看黑天鹅打架了咋整。

    苏沐顺着他的话,伸出自己的手,同时摆出一张笑脸,以示无害:“好听啊,实在是太好听了,但是我听不太清楚歌词,能拿着你的手机近距离听一下吗?”

    萧赜不疑有他,把手机交到苏沐手里,嘴里还念念叨叨的:“这么好看一个姑娘,竟然耳朵不好使,听个歌也要拿近了听,真可怜。”

    “耳朵不好使”的苏沐卡了一下,强颜欢笑地把不知道响了多少遍的电话接通,语气恶劣:“喂,这里是望月湖栖霞亭北岸的休息区,你们家的人走丢了,快点过来吧。”

    然后不等那头回话她就把电话挂了,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萧赜的眼睛里轻闪过一道带着锋芒的光。

    苏沐把电话还给萧赜,对他说:“同学,马上就会人来找你,你站在这里不要动,要不然就有可能回不了家了。”

    萧赜一脸迷茫,似懂非懂:“哦。”

    萧家做事的效率一向很高,这个人绝对不会再丢,苏沐看他情绪没什么大起大落的地方就走了,她真的不要想跟萧家人扯上关系。

    萧赜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转角,将地上的土又往衣服拍了点,然后淡定地重新坐回地上,把被他捣毁的隐藏在袖口里的定位器连着袖口一起扯下来,扔到了湖边的潮潮的石头缝里。

    完成这一切,他回想起刚才谈笑间把他那个小崽子堂弟唬得一愣一愣的少女,好像,和活在他二婶和堂弟对话里的那个公主病形象不太一样?

    第二天兰开斯特正式开学,刚从学校解脱出来的苏沐再次加入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