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魅月很快准备好了热水,萧长歌在水中加了驱寒的草药后让人将苍冥绝抬了进去浸泡。待苍冥绝体内的寒气驱除了后,萧长歌让人给苍冥绝换了衣服重新躺回了榻上。

    外面的雨停歇,江朔也急急忙忙的出来,他浑身湿透有些狼狈,手中却提着没有被淋湿的药草。“都备齐了吗?”萧长歌接过那草药问道。

    江朔脸色阴沉回道:“还缺一味青黛,属下跑遍了京城所有的药铺唯独没有这一味药,属下打听过,几天前有人买走了药铺中所有的青黛。”

    萧长歌顿时一惊,一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查出是谁买走了吗?”萧长歌问道。

    “还没有,但是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江朔回道。

    萧长歌深吸一口气,很明显是有人早早的设了局,知道她需要这一味药材,所以都买走了。会是谁?一个名字突然映入脑海。

    正想着,萧长歌看见管家匆匆忙忙的拿着一封信笺走了过来:“王妃,这是方才有人送来的,说是给王妃你的信。”

    萧长歌接过那信,撕开,素白的信笺上写着:同顺茶楼,三楼雅间。署名处是青黛二字。

    “苍云寒。”萧长歌咬着牙,双手紧握着那信笺,突然抬头道:“江朔,王爷是不是有自己的势力?你立即动用王爷在外面的势力,务必要在明日午时前得到青黛这味药。”

    萧长歌话音方落,魅风突然出现说道:“没用的,我方才已经得到消息,京城方圆百里的青黛都已经被人买走,若想从别的地方送,最快要四天。”

    魅风方才联系了苍冥绝在江湖上的无音楼,无音楼向来办事效率极高,以无音楼的能力,也只能在四日后拿到青黛。

    萧长歌低头看着手中的信笺,苍云寒他是算计好的,三日路程范围内的青黛都被他买去了,为的便是报复她吗?

    “我来想办法,你们照看好王爷,魅月跟我走。”萧长歌说着提着裙摆匆匆出了门。

    同顺茶楼,三楼雅间,苍云寒第一次见萧长歌的地方。这个地方留有苍云寒的污点。

    苍云寒靠在窗前,盯着手中的娟帕看了看,让日那个女人吻了他后用这方娟帕嫌弃的擦了擦嘴,随后丢掉,他将这方娟帕收了起来,为的便是让他时刻记住自己的耻辱。

    “萧长歌,你既然不屑成为本王的女人,那么本王偏要你做我的女人。”苍云寒紧握着娟帕抬头看着长街上那抹清丽的影子映入眼帘。

    萧长歌抬头,三楼的窗前一抹月白色的影子靠在那里,那人空有一副皮相,内心实在阴暗恶心。

    “苍云寒,你以为我能如你意吗?”萧长歌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却没有走进茶楼,而是朝着城南的太子府上。

    茶楼上苍云寒看着萧长歌的身影隐在了人群中,不禁狠狠的一拳砸在了窗棂上,脸上的神色似是愤怒到了极点。

    萧长歌不知自己做出的选择究竟对不对。她知道自己一旦去了茶楼势必会被苍云寒牵着鼻子走,苍云寒是个什么人,她心中清楚的很,他想要什么,萧长歌自然明白。

    只是眼下他还有第二条路走,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选择那条她不愿意走的路。

    太子府的管家领着萧长歌入了府,正殿内,萧长歌看着面色好了许多的太子,唇角动了动,开口道:“太子,你想医好自己的病吗?”

    苍慕修抬头,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她看了半响突地一笑:“冥王妃此次来,是来和本宫做交易的?”

    “没错。太子你的病是儿时被人下了毒伤了肺腑,已经很是严重。太医断言你活不过今年冬天,可是我却能帮你彻底痊愈,就看太子你敢不敢和我赌这一把。”萧长歌掷地有声,风姿傲然。

    苍慕修的心狠狠的一动,那望着她的目光迟迟没有收回。“你想要什么?”苍慕修问她。

    “温王手中的青黛,皇后娘娘一定有办法能拿到。我只要青黛。”萧长歌干脆利落地回道。

    苍慕修握着手中的茶杯,良久才道:“本宫凭什么信你?”

    萧长歌笑了笑,唇角的弧度显得她更加的出尘。“太子若不信我,那么今年的冬天就是太子你的死期,而冥王一死,你也死了,那么坐享其成的就是温王。我想太子不会傻到要将属于自己的江山双手送给别人吧?”

    苍慕修轻笑一声把玩这手中的杯子道:“本宫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一旦本宫帮你拿到了青黛,你却无法医治本宫的宿疾,那本宫岂不是得不偿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