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朕知道了,萧家无辜的人朕都会挑一个日子放出去,处死的就三个人,至于萧艳月,就发配边疆吧。”

    得到了满意的回复之后苍冥绝才转身离开,没有察觉到身后的苍行江一直凝望着他,眼神很是悲痛,他是知道的,自己的母妃对那个男人来说多么重要。

    可是这又能怪谁,身为一个男人,如若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不能守护,那还算什么男人!

    苍冥绝一直认为,自己母妃的死和现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缺陷,苍行江都是脱不了干系的!只是在面对苍行江的时候不曾表现出来罢了。

    回到了冥王府之后苍冥绝便看到了一直站在大厅门口等候的萧长歌,在看到他的身影之后萧长歌里面跑了出来,绕到他的背后帮着他推轮椅。

    “本想陪你一起去照顾你的,但是又怕因为我是萧家人,皇上看到了恐怕不会开心便没跟你一起去。”

    萧长歌在苍冥绝走后就一直担心他在路上会出什么事情,担心皇上听到他为萧家人求情会迁怒于他,终于在他回来的那一瞬间放下了所有担心,她不知道的是,现在竟这般在乎眼前这个男人。

    “无妨,你也不用跟去,这点事情也不用你操劳,父皇说了,会找一天把萧家无辜的人都给放出来,萧太医和萧夫人还有先前与男子有染的萧艳华是一定要死的,萧艳月被发配边疆,事情还算圆满。”

    听到这几句话之后萧长歌彻彻底底的松了一口气,她不想萧家的其他人也跟着被判死刑,毕竟监斩是她和苍冥绝,再加上她也是萧家人,如若一次性毫不留情的监斩那么多萧家子弟,恐怕百姓对她的议论也会日益见长,这样一来,对冥王的名声不太好。

    如果说现在处死的就那几个该死的人,而且萧家的其他人也知道是冥王替他们求情的话,估计以后的大半辈子都会感激冥王,不得不说,她是在为这个男子的前途铺路。

    当然,萧长歌内心的这些想法,苍冥绝是全然不知的。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放心了,萧家的子弟也不会怨恨我们,京城的百姓,也不会说你娶的冥王妃是个不仁不义之人。”

    萧长歌笑了笑,推着苍冥绝进了大厅之后便和他一起坐在主位上翻阅书本,时不时调笑几句,日子过得很是舒适。

    数日后,萧家那些无辜的人都被放了出来之后确实很是感激冥王和冥王妃,也一直在赞扬萧长歌有情有义,一边也在唾弃萧太医的所作所为,连累了众人云云。

    萧长歌对这些流言都只是听了一遍之后就自动忘记了,跟她没有太多关系的事情,她一般都不会去理会。

    终于到了监斩那天,萧长歌和苍冥绝早早就起了床,准备完毕之后便去了监斩台,说实话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毕竟这是萧长歌第一次监斩她在这个世界的亲人,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之后终于来到了监斩台。

    “你要知道,他们都是该死之人,没有必要浪费太多情绪在他们身上,如果害怕的话,闭上眼睛即可。”

    苍冥绝安慰的拍了拍萧长歌的手,见她脸上并无异色之后则是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在监斩的过程中,是不可以掉以轻心的。

    周围围观的人愈发多了起来,天气算不上热,冷风吹在萧长歌身上反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看了一下时间之后缓缓开口。

    “时辰已到,行刑!”监斩台上本就寂静无声,萧长歌突然吼了这么一句话,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挺直了腰板看着眼前快要被处死的三个人,仿佛这三人并不是她的亲人一般。

    娘,他当年负了你扔下你一人,女儿被那两个姐姐常年欺辱,如今,我终于能够帮你出这一口恶气,娘,我这就让他们下去给你做牛做马。

    萧长歌眯了眯眼,却看到萧太医开始对着萧长歌的方向谩骂。

    正要行刑的侩子手突然就下不去手了,因为这人是监斩台上冥王妃的父亲,他犹豫不决了一会儿之后求救的看了台上的萧长歌一眼。

    萧长歌会意,抿着嘴冷笑了一声,刚想走到萧太医身边就被苍冥绝拉住了手,安抚的拍了拍他的手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

    “萧太医,您在对您的女儿骂些什么呢?”萧长歌一边说着讽刺的话,脸上却流露出了悲痛的表情,底下的老百姓看到了之后纷纷一愣。

    “你个贱胚子,跟你娘一样下贱,亏我养你那么多年!”萧太医对着萧长歌吐了一口口水,却因为距离太远而没有吐到她的身上,气得脸更青了。

    “萧太医,您恐怕忘了您养我的方式是何等的不堪,至于我娘,你也没有资格去评论她不是吗,你不配,还有,你们三个人做的那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