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木雨禾话虽说的难听,我此刻却懒得和她计较。

    狗咬人是天性,被咬了,以后找机会砍死它就是了,反过去咬狗,那不是自找着沾一嘴细菌和狗毛吗?

    所以我没理木雨禾,送完钱后,直接走了。

    回到市区,我联系到自己正在当猎头的大学同学李浩鹏,希望他能给我介绍个靠谱点儿的工作。

    我原来的工作被婆婆和老公折腾没了……不,现在应该说前婆婆和前夫了,他们怕我上法院起诉林伟泽,所以四处造谣,说我婚内出轨,把自己亲妈都给气死了。

    恰好我在公司的职位是人事部的经理,不少手下都窃窃私语,说我自己人品都有问题,又怎么能给公司物色到好的员工?

    这闲话越穿越盛,最后老板顶不住压力,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我给辞退了。

    有时候,唾沫星子,真能把人给逼死。

    李浩鹏跟我说,我现在这种情况,正儿八经的企业,肯定是进不去了,要找活儿,只能接私活儿。

    “我一朋友开了个保姆中介所,要不你去她哪儿试试吧。”李浩鹏给我推荐着:“保姆这活儿虽说听着不大好听,可赚的多呀!而且活儿也轻松,就是打扫打扫卫生,做做饭……你也别看不起保姆,人家现在都正规化了,都改名叫家政了,而且还是按小时收费,你勤快点儿,一个月赚个大几千绝对不在话下。”

    我起初并不是很乐意,毕竟我读了那么多年书,最后去给人当不需要学历的保姆……那我上的那些学,不全白上了?

    可现在我又实在没得选,我肚子里还怀着孕,正规企业根本不会收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听从了李浩鹏的建议,来到他朋友开的保姆连锁店。

    由于我学历高,外貌也端正,又是李鹏浩介绍过来的,所以老板娘特殊关照了我,专门给我挑了个地位显赫的雇主,好让我薪水高一些。

    我千恩万谢,换好工作服后,便到雇主家去工作,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老板娘给我找的那个有身份的雇主,居然是傅容晟!

    傅容晟半敛着眸子,神色复杂的扫了我两眼,然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我:“你这是……制服诱惑?”

    我的脸一阵的发烫:我这都是什么运气啊?找个工作还能遇见他……真是撞了邪了!

    “虽然你穿这件也不丑。”傅容晟扬起唇角,笑容暧昧:“不过比起你的工作服,我更喜欢女仆装。”

    我大窘,心想他肯定是把我当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了,正欲解释,一个尖厉而又熟悉的女音突然从屋里传了出来:“杜芝芝,怎么又是你!”

    抬头一看,木雨禾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里,此刻,正面带怒意的瞪着我。

    “你也真够不要脸的。”木雨禾款款上前,走到傅容晟旁边,斜着眼睛满目鄙夷的瞥了我一眼,讥讽我道:“刚离婚就穿成这样跑别的男人家里……怎么,对婚姻失望了就改行做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