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师父,你这师弟的脾气也太坏了吧!”袁三爷吊儿郎当的对阳旭说到。

    “你这丫头,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虽是这样说,但阳旭也没有生气,他这师弟真的脾气太坏了。

    一行人走了没多久,就进到一个山坳里,十多个少年正围着火堆有说有笑的。

    阳旭师弟先一步抵达人群,等他一过去,那欢声笑语就停了,然后就只能听见阳旭师弟的咆哮声。阳旭叹了口气,快步走上去安抚师弟。

    袁三爷示意俊名放她下来:“你先过去吧,我就在这边坐。”

    俊名本来就不喜欢她,能不让大家看到他背了一个女人,他还求之不得呢,放下袁三爷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俊名走开了,袁三爷立马拉着狗剩先串串词,要编一个别人信得过的来历才行。当前最重要的是改个正常点的名字,叫什么名字好呢?

    对了,袁三爷突然想起以前非常喜欢的一个名字来。

    “你记住了,我叫袁紫衣,你叫袁紫龙,我们是姐弟关系。”

    “哦”

    “对了,我看上去几岁?”袁三爷醒来之后还没照过镜子,不知道看上去多大。

    “不知道啊!”狗剩怎么会知道她看上去几岁,他连自己看上去几岁都不知道。

    “算了,你就算5岁吧!我15岁。我们从哪里来的呢?”她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根本没法编啊!

    “这样,如果他们问起,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就行了。如果有人私下问你,非要你说的话,你就说出来的时候还很小,忘记了。”

    “哦”

    他们俩这边还在忙着串供呢,那边突然吵起来了。

    “你不去我去,他延庆门伤人夺宝,欺人太甚。你还要在这从长计议,有什么好从长计议的。哼~”说完,一挥袖子飞走了。

    “钱庆余!”阳旭也是真生气了,大吼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一个钟形法宝,往他飞往的方向丢去。

    钱庆余一时不察,被罩了个正着,落下地来。

    阳旭脚尖轻点地面,一个飞身去到钱庆余面前,双手快速结出几个手印,如数打在钱庆余身上。钱庆余当即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隔得较远,袁三爷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那边的一群少年,也没人敢上去劝架,全部都躲在后面看热闹。

    看着看着,那俊名不知对一个女子说了什么,她有些好奇的看向袁三爷这边,俩人目光对上,她眼神坦荡,袁三爷有些心虚的别开眼。

    却没想到,那女子提脚往他们这边走来。

    哎呀!完了,老子还没遍好故事呢。

    “你们好,我叫陈寄凡,是丹霞宗旭日堂第三代大弟子。”她满面春风,笑容情切可人,声音如小桥流水般婉转动听。

    袁三爷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结结巴巴的回答到:“你,你好,我叫袁紫衣,他叫袁紫龙,他是我弟弟。”

    “你弟弟真可爱。”陈寄凡俏然一笑,轻巧的坐到袁三爷身边。

    她语笑嫣然,动作俏皮轻盈,袁三爷和狗剩看得都呆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